老人因没手机扫健康码被公交司机拒载 媒体:看到未来的自己

不要去指责老年人学习新事物的能力不足。就连我们年纪稍微大了一点,难道不也是被形容为 " 后浪 " 吗?老年人不上网中年人不玩抖音小学生只用钉钉,我们必须得承认,互联网社会存在着壁垒,而老年人往往是位于这个壁垒的最底层。

老人因没手机扫健康码被公交司机拒载 媒体:看到未来的自己

近日,黑龙江哈尔滨,一老人疑因没有手机扫健康码,被公交司机拒载,又遭到乘客谴责,民警将老人带离。(环球时报 8 月 19 日)

又一个老人因为不会扫健康码没法坐车了。上一个就在几天前,是因为同样的原因被拦在地铁外。

在这条新闻下面看了很多网友的意见,有一些人对此不以为然,认为扫健康码是我们每个人的义务,是中国人在应对疫情上如此成功的原因之一。也有人认为,不能因为是老年人就有借口不用智能手机。

对这些说法立场,我完全赞同。但是,我想问一下正在手机上看此篇文章的每一个人:你们知道老年人里会上网的比例是多少吗?

我来揭晓答案。根据腾讯 2018 年《老年用户移动互联网报告》显示,中国有 8000 万使用手机上网的老年网民,而中国的老年人数量在 2019 年是接近 2.5 亿,加上一年时间老年网民的增长概率,也就是说截至 2019 年中国老年人使用手机上网的比例大概是 40%。考虑到扫健康码一般都使用微信,而微信也是网民的首选软件,那我们可以默认老年网民群体和老年使用带摄像头的智能手机群体高度重合,也就是说,哪怕最乐观的估计,不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数量也要超过一亿。

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一亿老年人乘坐公交车或地铁怎么办?

在 2020 年之前,大多数老年人出门还是使用现金,坐公交车只用刷爱心卡,智能手机对于他们并非必需品。然而,新冠疫情似乎改变了这一切,很多传统行业受到了巨大冲击,而随之兴起的是线上购物、线上观影、线上办公 …… 随着疫情结束遥遥无期,忍一下疫情就会过去的侥幸心态可能就要调整了,我们必须要做好和疫情打持久战的准备。没有智能手机的老年人群体,因为疫情而受到很大影响,比如无法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无法进商场等等,已经忍受了大半年的他们又何尝不是抱着此种心理呢?是的,他们可以忍半年,但是他们能一直忍下去不坐公交车不去公共场合吗?

如果仅就这件事而言,那问题就是没有智能手机的老年人如何乘坐公交车,解决方法也有一些地方在实行,那就是健康码就是身份识别码,让没有智能手机的人上车时在摄像头前出示身份证便可解决。如果是从更高的高度来看待这个问题,那就是:不上网、不使用智能手机的老年人今后如何在这个线上经济越来越占主导地位的社会里生存下去?

不要去指责老年人学习新事物的能力不足。就连我们年纪稍微大了一点,难道不也是被形容为 " 后浪 " 吗?老年人不上网中年人不玩抖音小学生只用钉钉,我们必须得承认,互联网社会存在着壁垒,而老年人往往是位于这个壁垒的最底层。

其实各地早有了针对老年人需求推出的免费服务,比如从辽宁到浙江的很多地方图书馆,都举办了教老年人如何使用智能手机和上网的课程。昆明市图书馆也早在 2014 年就开办过此类课程,对此我举双手支持。现在的问题是,面对一亿还没能学会上网的老年人群体,无论是公交车还是地铁,我们都不能让他们掉队,因为他们不仅仅是我们必须要去敬重的长辈,更重要的是,他们是未来的我们,我们迟早会变老,我们迟早也会面对未来的高科技不知所措,不让他们掉队,也就是不让未来的我们掉队。

开屏新闻首席评论员 张京徽

本文链接: https://www.xker.com/a/36141.html (转载请保留)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请核实内容准确性!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