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总裁疑出轨女网红:这将是一条价值数百亿的商业八卦

因为一条微博,引起的“圈”“圈”相套的热闹场面,大有顶替东京奥运会的架势。

“网红电商第一股”的上市就这么成了大型车祸现场,典型的“见光死”。

吃瓜要专业,就是不要着急站队。好瓜慢慢吃,才能越吃越有滋味。

4月17日, ID为“花花董花花”的博主在微博指名道姓地开撕:“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你,再来招惹我老公我就不客气了,老娘也不是好惹的。望自重,好自为之@张大奕eve。”

自动草稿

因疫情影响停摆的“八卦圈”因此全场激活,而且迅速打通了财经圈、电商圈、娱乐圈、网红圈……,“圈”“圈”相套的热闹场面,大有顶替东京奥运会的架势。

能够闹出那么大动静的当然不是凡人。据悉,“花花董花花” 系天猫总裁蒋凡的夫人。被警告的“张大奕eve”则是昔日中国电商第一网红、中概股“如涵控股”第二大股东、“公司核心资产”张大奕。

【1、真金白银砸出来的八卦】

这一事件绝非一般的娱乐八卦可比,其“价值”直接可以用美金计算。

受此事件影响,张大奕所在的如涵控股股价一度暴跌近10%,截至美国当地时间周五收盘,仍大跌超6%,一夜蒸发约2200万美元,且在盘后时段仍显颓势;而蒋凡任职的阿里巴巴则波动较小,微跌1.49%。但是阿里的总市值5620亿美元,1.49%的“蒸发量”就是84亿美元。

自动草稿

事态如此紧急,涉事人员迅速作出了回应。张大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一场误会”。

蒋凡的动作更为正式,据新浪科技4月18日下午消息,淘宝天猫总裁蒋凡在阿里内网发帖,表达了两个主要观点:第一,因为家人在微博上的言论和一些不实网络传言给公司带来了非常不好的影响,深表歉意;第二,他恳请公司对自己展开相关调查。品品“不实网络传言”的提法,也是“一场误会”的口径。

事件真相如何,有待后续观察,尤其是淘宝的官方调查值得重视。这不是“多收五斗米便思易新妻”的寻常八卦。咱们功夫读者都是正经财经人士,娱乐瓜就先放放,循着财经线看看其中奥秘。

【2、“带货女王”登顶史】

淘宝是张大奕的福地,伴她起飞,助其成长,扶上驴送一程,顺便把驴也牵走了。

张大奕在走红网络之前,是时尚杂志、知名品牌的模特,并在微博上成功吸粉。到2014年时,她的微博已经拥有了近30万粉丝。彼时“网红经济”的概念还处于懵懂期,张大奕的流量变现已经在淘宝开店实现了。

长相讨喜、情商颇高的张大奕很快成了第一代“带货女王”,曾经以“年收入力压范冰冰”的消息红极一时。

2016年,张大奕站上资本的风口,阿里巴巴以3亿元入股如涵控股。2017年阿里巴巴投资人大会上,张大奕又出现在舞台中心。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350名投资人和分析师,披露自己公司的顶峰数据。

说实话,她的现场表现比较紧张,并不出彩。这也难怪,“带货女王”不是英国女王,见过的大场面虽多,也不是那种大场面。但是据说效果还是不错的,当时报道称“赢得了全球顶级投资人的青睐”。

此后张大奕的网店业绩也更为惊人。2017年双十一,张大奕的网店日销售额突破1.7亿人民币;2018年双十一,她的网店又创造了28分钟销售额破亿的纪录。

但是,“女王”的登顶路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争议事件层出不穷。2018年,张大奕旗下的某化妆品牌身陷山寨丑闻,疑似抄袭某品牌配方。

这不是第一次被指抄袭,也不是最后一次。产品抄袭的问题在张大奕名下多次出现,但是公关有力,基本毫(tong)发(tong)无(ya)伤(xia)。

【3、纳斯达克上市的“见光死”】

2019年4月,张大奕的如涵控股迎来赛道终点,以“网红电商第一股”的身份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敲钟的不是公司创始人、第一大股东冯敏,而是张大奕。美人敲钟,更显喜庆……然而不是……

如涵上市首日即暴跌37.2%跌破发行价。随后的多个交易日内持续下跌,两个月后股价就已经跌至3.7美元左右,市值蒸发70%。这时候曾经青睐张大奕的“全球顶级投资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3.7美元的白菜价、市值蒸发70%的捡大漏,怎么都不跟了呢?

外人懵圈时内行的指点及时出现。王思聪及时有力地打了个响亮的横炮!王校长犀利地指出:如涵破发,问题不在网红变现,而是在于公司本身。如涵所存在的三大问题,营销费用过高;网红的不可复制性;网红孵化、网红电商、网红营销模式没有验证成功。

自动草稿

要知道王校长的熊猫直播当年3月30日关张,真是带着“血的教训”来教训了一下如涵。虽说王校长出来打横炮的动机可疑——据说他的网红前女友和张大奕之间的竞(si)争(bi),但是这不妨碍王校长的见地深刻。后面的事态完全证明了王校长不是胡嘞嘞的。

2019年10月,上市不过半年时间,如涵就遭到数十家美国律师事务所发起的集体诉讼,称公司在招股书中存在虚假、误导性声明或未披露的信息,要求对其进行调查并寻求索赔。

如涵的官方回应是“经营正常”——这是废话,人家是起诉你,又不是上门打砸抢,哪能经营不正常呢?

“网红电商第一股”的上市就这么成了大型车祸现场,典型的“见光死”。资本市场不看好,如涵本身的经营表现也不佳,王校长的实力唱黑继续兑现——看来“中概股”那点猫腻还是中国人自己看得最清楚。

如涵的营销成本继续增长,网红不仅不可复制,而且不可持续。张大奕继续贡献了公司业绩的一半,也算劳苦功高。但是后辈的竞争之下,“带货女王”风光不在。

2019年9月21日,张大奕开启淘宝直播首秀,然而在7个小时13分钟的直播里,最高观看人数不到300万,与薇娅、李佳琦的影响力不可同日而语。

自动草稿

说实话,今天的张大奕还是称得上盘正条顺,可是要说努力程度早就谈不上了。李佳绮这种能试口红试到嘴唇肿的拼劲,她是不可能再有了。

网红带货这个活儿,归根结底是个苦逼职业。纳斯达克敲过钟的富姐不适合这个定位。但是靠资本市场变现的躺着赚钱没走通,公司又没别的什么发展,张大奕再不出来蹦达,如涵还能走多远?

【4、坐等瓜熟蒂落】

事件另一主人公蒋凡的经历较为简单,2013年他创办移动开发者服务平台友盟被阿里收购,从此进入了阿里的江湖,一路发展顺利。

2017年12月,85后的蒋凡出任淘宝总裁,并于次年任天猫法定代表人以及董事长兼总经理。外界评论,蒋凡是阿里未来接班人的有力人选之一。至少在时间线上,“太子”的成长之路和张大奕的“女王之路”有着明显交集。

如涵的市值仅为3.22亿美元,还有一堆官司没有解决,前途暗淡。要是三块多的地板价再守不住,真有可能退市收场。根据如涵招股书,阿里巴巴(通过淘宝中国控股)持股8.56%。显然,阿里这次投资并不成功。

当年阿里扶持自家平台的网红店,于情于理都无可指摘。但是,作为投资对象的如涵控股,确实存在疑问。纳斯达克上市的是公司,而不是网红的笑容。

自动草稿

仅仅依靠网红个人的“带货能力”,是否符合上市公司的成长性要求?更何况如涵一路走来,质疑其流量造假、产品抄袭的争议,也存在明显污点。甫一上市,见光就死,这家公司的质地真是“可圈可点”。

数年前的三亿投资对今天的阿里不算什么,但是投资失败的原因还是应该认真审查和检讨,尤其是牵涉到了公司高管的职业操守,不可小觑。

各位看官,蒋凡的清白交给阿里的正式调查,如涵有没有更深的问题,让美国司法系统去查。吃瓜要专业,就是不要着急站队,置身事外才能看得清楚。好瓜慢慢吃,才能越吃越有滋味。

也要奉劝大型企业的公司高管,作为公众人物、财经界栋梁,真要有瓜田李下的觉悟——洁身自好,远离瓜田。

常人的个人操守问题,在高管身上就会升格为职业操守的公共问题。自古“宫斗”耽误国事,问题都是皇上不自律,怨不得红颜祸水。

此番变故,适逢瑞幸拖累“中概股”至暗时刻,看情形又是一次雪上加霜。可是,这次真怨不得外人了,纯属家务事闹出了“人命”,连甩锅给万恶的做空公司都不行。别说最后被实锤的狼狈不堪,就算是“误会一场”的跌跌撞撞也够喝一壶。

真心疼“中概股”里有真材实料的好公司,猪队友挖坑的事,近年怎么那么多?

本文链接: https://www.xker.com/a/33041.html (转载请保留)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请核实内容准确性!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谢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