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红十字会回应“口罩失误”,这些慈善机构是桥还是墙?

自动草稿

1月31日下午,针对将1.6万个“N95口罩”分配给未有发热门诊的民办医院,湖北省红十字会官网回应表示,因工作失误导致捐赠信息发布不准确表示歉意。一面是涌入的社会捐赠,一面是急缺的医疗防护物资,湖北省红十字会等五家慈善机构,扮演的是桥还是墙?

口罩分给了谁

1月30日,湖北省红十字会在官网上公布了第一批次防控新型冠状肺炎捐赠物资使用情况。其中显示,北京某公司捐助的3.6万个N95口罩分别流向武汉仁爱医院(1.6万个)及武汉天佑医院(1.6万个),以康复医疗为主的荣军医院收到口罩3万个,而一线发热门诊协和医院仅收到“陕西韩女士”捐赠的口罩3000个。

据悉,武汉仁爱医院并未包括在此前武汉卫健委发布的发热门诊和定点医院名单之中。武汉仁爱医院为民办医院,其官网简介称是以妇科、产科、口腔科为重点专科基础,集医疗、预防保健、科研为一体的二级综合医院。据武汉仁爱医院官方微博于31日10时许发布的内容显示,该院院长带领医护人员为周边社区居民和社区工作人员送去预防中草药汤。该微博随后被删除。

而与此同时,协和医院作为第一批24小时开放发热门诊的定点医院,物资严重不足。30日中午,武汉协和医院医生在微博求助,表示协和医院的物资即将全部用尽,恳请社会帮助。医生在微博上发图称只能自行用布制作口罩、用垃圾袋自制防护服。

湖北红十字会在回应的说明中表示,1月26日,一家爱心企业向湖北省红十字会捐赠3.6万个KN95口罩。该型号产品不能用于新冠肺炎治疗定点医院一线医护人员防护,但可用于普通防护。当时,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武汉仁爱医院向省红十字会发来紧急求助信息,申请紧急救助,提出也参与了新冠肺炎防治工作,在本医院也有很多发热群众候诊就医,急需防护用品。经沟通,本着人道救急的客观需求和当时的物资现状,捐赠给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1.8万个口罩、武汉仁爱医院1.8万个口罩。

“忙中出错”

除了口罩事件,疫情中的湖北慈善机构已经多次“忙中出错”。1月30日,湖北省红十字基金会称与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未达成执行意向,故先退回了拨付资金。但在其所附付款回单中,将“支行”写作“之行”,引发公众对于款项真实性的质疑。

昨日,网上流传武汉市红十字会要求医院拿“介绍信”领取物资,该做法也引发了公众对于物资拨付效率的质疑。虽之后武汉红十字会称未有此事,但真实性尚存疑。

在捐赠资金使用方面,武汉市慈善总会1月30日发布的《关于新型肺炎防控社会捐赠款使用的公告第1号》显示,由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统一调配使用市慈善总会社会捐赠款7.88亿元,另外市红十字会0.5391亿元,共计8.4191亿元。其中一亿元用作新建2个传染病医院。对于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的建设是否需要使用社会捐赠款项,也引发了不少争议。

一面是涌入的社会捐赠,一面是急缺的医疗防护物资,两者之间的慈善机构是桥还是墙?

据湖北省委副书记、省长王晓东介绍,截至29日12时,全省慈善系统、红十字会系统累计接受捐助资金42.6亿元;截至1月30日12时,省红十字会、省慈善总会、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累计接受捐赠物资615.43万件,所有到汉物资两小时内必须分配完毕并发往各地。其中,包括医用防护服2.66万套、N95口罩47.9万个、医用一次性口罩172.87万个、护目镜3.93万个等。定向捐赠的物资,已按照捐赠人意愿送达接收单位和地区;非定向捐赠物资,由各级疫情防控指挥部,根据病人救治和防控需求进行分配。

然而,数量庞大的社会捐赠要到达终点,还有不少难题。通道有限、机构人手不足是主要原因。1月26日,民政部发布《关于动员慈善力量依法有序参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公告》(下称公告),指定湖北省红十字会、湖北省慈善总会、湖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武汉市慈善总会、武汉市红十字会5家接收慈善组织为湖北省武汉市疫情防控工作募集的款物。

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也多次强调,所有捐赠的物资一定要通过红十字会,它的目的就是要让捐赠者捐赠的东西能够及时准确登记在案,捐赠的物资、资金的使用能够登记在案。为了统一归口,避免在现在疫情防疫防治的这个过程中由于混乱,被某些人或者有一些人来钻空子。

武汉市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陈耘此前表示,武汉市红会仅有十余人,湖北省红会有二十多人,统计局又调配三十人负责物资清点,再加上50个志愿者,人手完全无法满足工作所需。

建议开放民间通道与政府调配结合

虽然湖北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表示,分配权不在红会这边,红会只是接收捐赠物资入库,并进行登记,具体物资分配和调配交给卫健委和疫情防控指挥部,统一根据医院需求申请进行调配。但面对缺乏防护的医生,物资的调配必须与时间赛跑,解决慈善机构及相关分配机构的低效问题刻不容缓。

北京荷风艺术基金会高级顾问夏彧歆认为,是湖北省和武汉市方面在紧急状态下的应急管理制度和程序不健全造成的。“至今,我没有看到湖北省及武汉市官方发布的各类防控物资的供需信息汇总。只有有关信息及时发布,社会各界才能有序、有目标、有方向地为疫区筹集资金和物资。”

面对慈善机构的信任危机,有网友建议,可以开个网络直播,直播武汉红会的工作流程,并申请卫健委的物资下拨流程也随时并机直播。方便全国人民随时监督,公开透明。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葛云松也撰文表示,民政部门可以协调那些活跃的慈善组织,建立一个技术可靠、使用便利的平台,将它们各自的信息汇总起来,为有需求的机构和个人提供求助平台,也为捐赠意向人以及慈善组织的决定提供有效信息。要求慈善组织将相应款物交给五家机构、由它们执行定向捐赠。所增加的信息沟通、物资清点交割等事务,完全是不必要的。

”政府统一去调配政府渠道的资源是没有问题。但社会捐赠和税收资源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社会捐赠应该尊重捐赠人意愿。”清华大学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长贾西津表示。虽然有定向捐赠,她也担心,仅靠五家公益组织,无法及时处理一些小额定向捐赠。她表示,公益机构和社会力量分散决策和政府统一调配结合,才能既有力度又能照顾到多元性,尤其是照顾到弱势群体、被忽视群体的需求。

北京商报记者陶凤 王晨婷

本文链接: https://www.xker.com/a/30532.html (转载请保留)

本文来源于网络或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请核实内容准确性!本站编辑联系方式860362868@qq.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1条)

  • 键盘侠
    键盘侠 2020年2月6日 下午4:05

    终究是团队之间的代沟问题,没有一个能施发号令的就像一群散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