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 >

关于过年走亲戚的日记

新客网 XKER.COM 时间:2018-01-12 22:08:52  评论:

亲戚,是一个汉语词汇。基本字义是指和自己有血亲和姻亲的人。小编为你整理了关于过年走亲戚的日记,希望对你有所参考帮助。

  篇一:关于过年走亲戚的日记

大年初二是女婿节,也是各家各户嫁出去的闺女回娘家的日子。我和村里的几位邻居在路边闲聊,远远看到一个衣着很时尚的姑娘带着孩子和丈夫向我们这边走来,邻居大嫂说:“这是谁呀?怎么看着不是我们村的呢?”等他们越走越近,一位大嫂说:“原来是前面那家的宁宁,带着蒸馍篮子去看她奶奶。”她走到我们身边,和我们热情地打着招呼。

这时候一位大嫂说:“宁宁还真不错,还给她奶奶掂两个篮子四箱礼物呢!”“还别说,宁宁奶奶还真是有福,四个闺女都很孝顺,特别是大闺女最孝顺。她家也不是很富有,但是她就是孝顺。她娘自己也说,如果香芝有一毛钱,也会买一毛钱的东西给我送来。她娘说的不假,这不,前段时间,香芝家的大闺女定媒了,男方家给他们送一个羊,她一点都不舍得吃,都给她娘送过来了。她娘经常说,其他三个姑娘加在一起给她买的东西还没有这一个大姑娘买的多。其实闺女嫁出门之后,养家养儿之后都知道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了,都懂得孝敬爹娘了。”

“你们看,她家最小的一个姑娘来了!”只见他们一家开着车带着两个孩子来看父母,从车上搬来很多东西,心细的大嫂还认真数一数,发现他们带了六箱礼物,还带了苹果和果子,还有一箱酒。这时候嫂子说:“他们家姑娘多,拿得少一点也没关系,其他家拿得多也一样,但是如果只有一个闺女的家庭就不一样,只有自己给娘拿礼物,就要拿得更多一些,要不然做娘的该多失落呀!”真是不知道农村还有这样的规矩。走亲戚不仅比谁家的女婿有本事,还要比谁家的女婿长得好,还要比谁家女儿给自己娘带的礼物最多。

其实做娘的真的在乎女儿给自己带来多少礼物吗?其实不是这样的,作为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儿女平平安安,心里装着所有的儿女,总是谁家最穷,最牵挂谁家?如果女儿家很穷,还要拿出很多钱给自己买很多礼物,做父母的一定会心疼的。只要一家人能够和和睦睦聚在一起就会很开心的,怎么能够比较礼物多少,难道礼物拿的少了,父母就会难过吗?

现在生活条件好多了,各个村庄里都通上了柏油马路,而且家庭富裕的都开上了自己家的私家车,开着车带着孩子回娘家看父母,真是让人感到温馨又幸福。条件不好的,也能开着电动三轮车,或者骑着电动车、摩托车去看父母,再也不用过去骑着自行车,走着泥泞的土路走亲戚了。

生活好了,路也好了,各家各户看父母走亲戚就变得方便多了,这么便利的条件,多回家看看父母,多陪陪父母聊聊天,说说知心话,替年迈的父母干点力所能及的体力活,让年迈的父母能够心里温暖一点,晚年能够幸福一点。这才是做儿女的最大孝心,不要只顾忙碌自己的孩子而忽略了自己的父母,让父母在大年夜独守孤院伤心落泪。

你看,除夕之夜,多少父母都盼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带着孙子来陪着自己吃年夜饭,过一个团圆年。大年初二,有闺女的父母总会早早起床,然后梳洗干净,打扫院子,收拾好之后就在村头翘首企盼,总是盼望自己的女儿能够早点来到自己身边。现在条件好了,有手机了,可以互相先通个电话。父母也不用大老远去村头远远地望眼欲穿了,只要接到女儿要来电话,就会急急忙忙杀鸡宰鱼,准备一桌丰盛的饭菜等待女儿一家的到来。过年走亲戚真是快乐又幸福!

  篇二:关于过年走亲戚的日记

这是近四十年前的事。过年走亲戚是孩子们最乐于干的事情。穿上期盼已久的新衣服或者一双新棉鞋,那是格外的有精神。礼物很简单,一般化的亲戚就是两包草糖果子、羊角蜜、三刀子、口酥饼之类,如果是四包的话那必须是近亲贵客了。

在所有亲戚里面,孩子们最喜欢去的地方当属姥姥家。如果说原因确实能摆出许多条:姥姥稀罕外孙子,姥姥家好吃的东西可以随便吃,姥姥家有鱼有肉肯定拿出来炖……最有诱惑力的是给姥姥、姥爷磕个头,姥姥会偷偷的塞给两毛钱的代岁钱。你可别小看这两毛钱,那时完全可以买到至少两本孩子们顶喜欢看的小人书。当然,去姥姥家一趟也够辛苦的,因为拿去的礼物“多而沉重”,两包果子之外,还有大约两斤猪肉,两三条白鲢鱼,两三碗炸丸子,十多个白馒头或者白面菜包,装在一个不算很小的竹篮子里,上面盖一块花布……这可不是一个人能干的事了,必须至少两人。好在那时孩子多,谁家没有七郎八虎、八姐九妹的?找个竹竿或者木棍两个抬了就走,咯咯吱吱,晃晃悠悠,累了,就地稍息,撒泡尿,呵呵手,抬了再走。十里八里的路用不了太久就到了。所以,两毛钱的代岁钱最终还要一分为二,但即使这样,过年去姥姥家仍然算得上是趟美差、肥差,巴结爹娘慢了还真的排不上号。

过年去姥姥家我和哥哥是用不着巴结爹娘的。爹娘的孩子尽管也有七八个,但男孩子只有我和哥哥两个,去姥姥家送点东西那是非我和哥哥两个去不可的,更何况姥姥每年都是点名要我们哥俩去的。到姥姥家去要过一条河,要坐渡船,船钱每人五分,很小的孩子免费,这可是个不小的开销,好的是坐船的钱爹娘给报销。我记忆中第一次与哥哥合伙过年去姥姥家走亲戚我至多七八岁,过河我可以不交钱。那天刮着西北风,娘怕冻着我,给我头上顶了一条花毛巾,再扣上棉帽子,确实很暖和。爹将送给姥姥的礼物分别装在两个竹篮子里,让我和哥哥每人挎一个。哥哥比我大四岁,个头比我高许多,爹的意思很明显,如果两个抬着我明摆着要吃很大的亏。我的篮子当然比哥哥的小,爹娘送我们一段路,一再安排哥哥路上多歇几次,千万不要累着,过河要往船中心坐,要抓紧弟弟的手等。

哥哥一路很照办,看我跟不上就歇下等我,甚至帮我挎篮子。我几乎一路小跑,满身是汗,棉帽子戴不住就摘下来,过会子还热,要往下解毛巾,哥哥说什么不让。坚持到了姥姥的村头,有认的哥哥的,我听见他们在夸奖我们哥俩多么多么了不起,能独立的来给姥姥送年礼了。我还留意到有几个看着我笑,过去了,哥哥拿棉帽子扣到我头上:“戴好,顶着个花毛巾,破娘们儿似的,人家笑话你呢!”我就很害羞,不敢抬头走,到了姥姥家,白发苍苍的姥姥一把拉我到她怀里,大声的喊着舅舅:“快抱柴禾来,点火给孩子烤烤,看把孩子给冻的!”

如果本文对您有帮助请分享给您的好友,也可按Ctrl+D收藏本页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