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 >

描写故乡的优秀散文

新客网 XKER.COM 时间:2018-01-11 10:56:05  评论:

人啊!无论你离家有多久,无论你地位有多高,无论你贫穷还是富有,最难割舍的是故乡情怀,最难忘却的是故乡山水,最想吃到的是故乡饭菜,最想听到的是乡音乡韵,最想做到的是能为家乡贡献自己的力量。尽管离家有千里之遥,但是心是和家乡息息相通的,家乡在中国的文化经济地位,使我们在外的人引以为荣。家乡各行业所取得的巨大成就,是我们每个在外游子的骄傲。如下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描写故乡的优秀散文,希望大家喜欢。

  故乡的优秀散文(一)

昨天我骑车到老家洛源转了一圈。

初冬的早晨天气也很冷,嘴里哈出的气都变成白色的,田地里落了一层白霜。我握着车把的手戴着手套也冻的有点痒。沿路的人都喊叫今早咋这么冷?是啊,到时候了。东北这一向都下大雪了。我骑到四皓才渐渐感到身上有点热。杨树上只剩下几片枯叶,孤零零的在风中颤抖。地里冬小麦已经探出头,人们正在翻空着的地。田野上光秃秃的,只有村舍的房屋依旧耸立在山根坡上。天是凛冽的瓦蓝,没有一丝云彩。河里几乎没有什么水了。路上行人也不多。

到保安上面的八道河,正在修建张坪水库。工地上热火朝天。河道里已经堆满了如山的沙石,在坝址的上面已经用土垒起围堰,聚起一潭清澈的碧水。两边的山体也被挖了一个豁口,正在开挖大坝的根底,已经往下了挖了好深。是水电四局承建的。到处都是施工的车辆和机械。右手的山上已经修建了一条盘山公路,将来去洛源就得从山上走了。这条公路很难修,都是沿着陡峭的山腰开挖的。有的地方垒下来的石渣几乎把山下的房子都能埋掉,斗大的巨石滚到路边了;有的地方还没有挖出路基,塌陷的地方还得砌一道石埝填上石方才能通过。将来要是行走在山腰的这条公路上,从上往下一看绿汪汪的肯定很吓人!高峡出平湖的景象指日可待喽!

水库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修好?可是洛惠渠已经挖断了。县城及下游人们的用水咋办呢?继续往上走,到洛惠渠的进水口我特意停下来拍了几张照片。可能过不了多久它就会被淹没在水库的库底了。我听说修建洛惠渠被红旗渠还早三年,它的建成可以灌溉三十里梁塬。从此这旱塬上的土地变成水浇地了,人们再也不受用干旱之苦了!它也终于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昔日的辉煌暂告一段落,从此将要沉睡于几十米的水下了!

到张坪看见新修的公路从山坡上下来过了五龙沟大桥,沿着山根一直延伸到中村。将来的库区面积是蛮大的!在库区的西沿新修的有一座移民搬迁新村正在如火如荼地施工,巨大的牌楼,小巧的亭子,宽阔的街道,两边是整齐划一的楼房。将来也许是新的旅游亮点呢!

快到老磨沟口时能看到巍巍草链岭,它就像一座金字塔屹立在众山之巅。山上的白石浪远远看去像是中国地图,又好似一朵朵盛开的花瓣。

故乡,我回来了!我愈加觉得分外亲切。仿佛这里的空气都散发着一股宜人的清香。我看着这里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热血沸腾!多少回魂牵梦萦的故乡啊,此时此刻就在眼前。心里像滚开的锅久久不能平复,曾经欢乐的童年一幕幕涌现在眼前···

从吊棚往上梢子风飕飕地从耳边刮过,脸上好像被刀子拉,都有点麻木没有知觉了。一点多才到洛源街上,今天正好逢集。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好不热闹!我踏在故乡的土地上,汇入忙碌的街道里,融入乡亲们人流中。

多么熟悉又多么亲切!无论我走多远,我的根都在这里!这里就是我日思夜想的故乡!生我养我的故乡!

  描写故乡的优秀散文(二)

自从我十八岁到外地求学,离开故乡已有二十多年了。这些年走了很多地方,吃了很多美味,但在我心中,故乡的风景永远是心中最美的风景,故乡的味道永远是记忆中最美的味道。

儿时的记忆永不磨灭。记得那是一个苦熬的春天,我在外面玩饿了,来到村东头姥姥家,掀开碗架子找吃的,可是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最后姥姥找了点曲麻菜蘸点盐汤,送进我嘴里,我嚼了几口,感觉不对劲吐了出来,这是啥玩意儿啊,这么苦,不好吃。姥姥面色凝重地告诉我,家里已经断粮好几天了。我回到家中和母亲说了这事,母亲二话没说,拿出个小枕头皮子灌满了小米,我背着乐巅巅地奔向了姥姥家。

童年的记忆中,姥姥家的小饭桌是和挨饿联系在一起的。但我最爱去的地方还是姥姥家,姥姥也总是想方设法为我弄点吃食,摘几个海棠果,留几口山楂罐头,用灶膛烧个鸡蛋。我最爱吃的是姥姥用土豆泥拌的小米饭,里面洒上油盐酥子末儿。在那个贫寒的年月里,勤劳的姥姥用油盐酥子末儿将日子调理得有滋有味。

多少年来,我总是忍不住想起生产队那五间大草房,那是我家的老屋。夏日里,站在大草房的院子里向南望去,视野极其开阔,眼前是一片色彩斑斓的草地,远处是绿浪无边的庄稼地。曲径通幽的青纱帐——玉米和高粱,绿浪翻滚的麦田,粉白相映的土豆花海,小紫花的黄豆田,大地本身就是一幅大手笔的画卷,这幅画卷的作者叫农民。田野的风送来庄稼艾草和香瓜的味道。

故乡的土地是沙土地,适合种香瓜,香瓜喜旱怕涝,越旱香瓜越甜,故乡的香瓜总是比外面的甜。我家南面场院那块土地很多年都种瓜,白大娘整天在瓜园里忙碌,戴着草帽,每次去买瓜,白大娘都摘几个让我先吃着。有一次,她说:“现在瓜刚下来,等到瓜大量下来时你来吧,你随便吃,大娘管你个够。”白大娘家种的瓜是世上最甜美的香瓜,白大娘让瓜的语言是世界上最淳朴最美丽的乡音。

父亲那些年在西砖厂做饭,我常常去西沟子放牛,砖窑上的烤玉米尤其好,将玉米用铁丝串上,打开窑盖口,将玉米悬在窑中。靠已经烧好的砖的余热将玉米烤熟,七八分钟后,玉米烤好了,通体焦黄焦黄的,比灶膛烤的匀称,没有灰尘,香味扑鼻,清甜可口,这是花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故乡有一座粉房,每到秋季粉房开工,收秋季节劳累后,到粉房称点水粉,粉房的工人在热气腾腾中忙碌,热情地和我打招呼,粉房的主人对来称水粉的人毫不吝啬,每次去都让你吃个够,刚出锅的水粉,晶莹剔透,拌上辣椒酱,非常开胃,吐噜吐噜两大碗,汗珠便从额头滚落。粉房里的水粉,原汤原汁原味,软呼筋道,吃多少胃都不疼。有时还能吃到粉耗子,就是揪一块粉面子抻成条下到粉锅里,翻两个个捞上来,醮上辣椒酱,口感绵软筋道醇厚,那种味道比火锅店里的水晶粉皮不知要好多少倍。

品味故乡的味道,记忆中饱含那纯朴的乡情,浓厚的亲情。故乡的味道满是爱的味道,家的味道。

  故乡的优秀散文(三)

桃花依旧笑,桃花的村落却在春风冬雪中发生着变化。人面依旧在,人的容貌却承受不起岁月的变迁。二零一一,回到村落,蓦然发现物非人亦非。村庄里捉螃蟹的小溪,摸鱼的池塘,奔跑的田野,充满老人谜语的火炉,藏着说不完的的教诲和故事梧桐树,所有这些,现在都找不回曾经的影子,凸显的只是荒凉。年少时的老人,很多已经入土为安,久久不见的邻居,只有我喊出声才能辨出我是我和妹妹中的某一个。

这个承载着我的童年,承载着我的无忧无虑的梦幻王国,依旧是我在远方的牵挂。物非吧,人非吧,这片我深爱的土地,物非吧,人非吧,我依旧深爱着这片土地。时常会梦到我奔走在家乡满是稻草的田埂上,在丘陵的田野中跳跃。村庄的一切都印在脑海中,我的好朋友从我平常的碎碎念中便了解了我这个儿时的乐园。

7字型的村落--共和村,特别的小,小到一个村通讯基本可以靠喊的。村里有一条小溪,深不及膝盖,宽不及一米,据说水是来自一口深井,永远都不会干涸,而且水是可以喝的,儿时还有村民在大清早的时候便挑水回家做喝水。大半的村民在这条小溪中洗衣服,洗菜,小孩便在里面游泳,抓螃蟹,抓鱼。很小的时候,大清早一起床我便会和妹妹挑着家里人的衣服来到河边,那时沿着小溪边便会有老人,妇女,小孩都在洗衣服,说着村里的大小新鲜事。在夏天的下午,小孩便会挤满这条不大的河流学狗刨泳,俗话说踩着石头打泡秋。小溪虽小,却一直未见其干涸过,大雨时节也未见其涨特大的水。河里可以摸鱼,可以捉螃蟹,河岸的草丛可以捉萤火虫……

村里有两个相邻的池塘,一到夏天这里便成了的澡堂。农忙时节,田野里忙了一天的男女老少们,吃完饭休息一会儿就全部泡进了这两个满是泥巴的澡堂。除了农忙时节,这里是小孩的天堂,经常两三点便抱着救生圈在池塘的不远处等待太阳的下山,直到泡到夜深,每个毛孔里都是泥巴,甚至头发上还留着打泥巴仗时剩下的泥巴便回到了家中。

村里还有一头还是在父辈分给几户人家的一头大水牛,据说是“人观牛”,通人性,所以可以活很久,到它死,一共活了22年。儿时,牵着这头特殊的老水牛,放遍村落的田野,成了小牧童的我们在田野间尽情的嬉戏,,骑到牛背上回家。每到晚上村里的男女老少便会在外面乘凉,满天的星星下老人会给我说着“很久很久以前的……”的古老的故事,给我们猜留存了很久很久的谜语,老人们像一个宝盒,永远有说不完的故事,猜不完的谜语。

二零一零,关闭回忆的罅隙,通往小溪的道路长满了稻草,冷清的河流孤寂的长流,河流不急不缓的流着,冷清的河岸,只有越来越深的野草诉说着它的变迁。池塘依旧相傍路两旁,只是夏天的傍晚已经很安静,大水牛早已死去。童年的村庄有田野,有河流和小屁孩之间的追逐。现在的村庄,看起来是如此的物非了。一栋栋红砖,白墙的屋替代了曾经相连土砖瓦墙。年岁的增长,逐渐融化掉了这层美丽的村落的外衣。村里没有村长,因为几百人的不和气;村里的马路还没修好,因为大家不肯交钱;村里一个在镇上有一点权的老婆当上了支书,因为一个村民不满她们的表面工作骂了几句,便让儿子叫上一帮人直接上别人家殴打。看到的是安静的村落里,翻滚着人心的暗涌,有自私,有权欲,有暴力……。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古人的智慧,在成长的过程中慢慢得以体会,不得不敬佩得五体投地。在感叹物非的时候,人亦非了,人飘飘乎想的时候,会感觉是自己多愁善感了。

正因为我的成长,漂泊在外,却是对家人无尽的想念。不再像儿时想念家里的辣椒,想念家里的电视,想念家里的香瓜。现在的想念是如此的纯粹,想家人,想爷爷奶奶,想爸爸妈妈,想多陪陪爷爷奶奶,想看到爸爸妈妈的温暖。我想妈妈只希望她的女儿能在外翱翔,而我却是如此的想家,它便是我的束缚,我想回家。漂泊在外,梦里梦外全是家中的情景,不喜欢这边的饮食,不喜欢这边的天气,不喜欢……本来这边一切都好,只是想家的时候,一切都是不如意的。流着泪笑着说我过得很好,常常想当我老去可以只陪在父母身边的时候他们还在吗?老到我们都只需要围坐的火炉旁,讨论着村里村外事,回忆曾经的过往,听父母亲的故事,亲情到底是一种多么深厚的感情呢。我的青春谁做主,奋斗赚钱的主题词,满世界的飘,我们注定只能挂念的吧。

如果本文对您有帮助请分享给您的好友,也可按Ctrl+D收藏本页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