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从学习工具到直播课,作业帮推出小学英语产品的背后逻辑

新客网 XKER.COM 时间:2018-07-10 10:09:55来源:多知网 王上 评论:

?文|王上

“最初做小学阶段的英语产品,我是极力反对的。”

7月9日,作业帮正式推出直播课品牌一课2.0版本,同时推出了小学英语产品浣熊英语。

作业帮创始人兼CEO侯建彬多次强调,当初一课团队提出做小学阶段的高端英语产品浣熊英语时,他并不赞同。但是经过反复论证,他最终同意了。

“少量,多次,价格亲民”,这是作业帮对英语产品的定义,基于此,浣熊英语的“高端”指的是“品质而不是价格”。

在浣熊英语产品背后,核心是“翻转课堂的模式,把小班课和1对1以及评测放在了一起,且做了大量教研的切片,能够降低对于老师本身的依赖”。

虽然内部有争议,但侯建彬认为,“作业帮做事情决策的逻辑还是依据用户需求、市场空间以及我们自身的能力”,在这种依据下,作业帮推出了直播课平台一课,也推出了浣熊英语。

自2015年9月,百度分拆 “作业帮”以来,近三年的时间,作业帮从学习工具到直播课,再到小学阶段的英语产品,背后逻辑是什么?

浣熊英语的“高端”不是针对价格

  从学习工具到直播课,作业帮推出小学英语产品的背后逻辑_新客网

在一课2.0版发布会接近尾声时,侯建彬宣布一课推出少儿英语产品浣熊英语,准确地说是“针对小学用户的高端英语产品”。

侯建彬解释,高端不是针对价格,而是针对品质。根据语言学习“少量多次”的特性,浣熊英语“至少一周3次,累积一周180分钟”,且价格亲民,“一周60元”。

在价格背后,是“调动学生自主性,减少了对后端的依赖”。浣熊英语通过把英语的教研切片化,希望在品质不降的情况下降低对老师的依赖,同时调度学生的积极性,通过自学来掌握语言学习。

学生用浣熊英语学习,一共分为6个步骤:课前自学、课前测试、老师个性化备课、线上双向视频直播课(班课形式,1对6或1对12)、课后测试、专属1对1辅导服务。

目前市面上的英语学习1对1和班课拆的比较开,也陷入了模式争论当中。在作业帮一课团队看来,“为什么是泾渭分明的,为什么不可以是一个整体的?”

正是想要打破模式争论,浣熊英语把各种模式通过技术手段聚焦在一起,包含了小班课直播、1对1辅导、自学、评测。

同时,浣熊英语采用了翻转课堂模式,即通过对知识点进行拆解,让学生能够自主学习掌握。

侯建彬举例,一个学生学习一个英语单词需要六个环节:

第一个语言的感知,让孩子能够跟读;第二个过程学习发音的方法;第三个要有字母的拼读,怎么串起来变成这个单词;第四个是单词的拼读;第五个是认读单词;第六个是会运用单词。

“对知识点拆解的足够细致,老师和学生的沟通效率会更高,而对于知识点有没有掌握是学生自己发现的。”侯建彬说道。

对于浣熊英语的盈利预期,侯建彬表示“没有太关注”,他提到,“做浣熊英语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目前的定价离盈利肯定有一段距离,它不是短期变现的项目。”

同时,侯建彬也表达了对前景的信心,“任何的新行业,盈利模型,商业变现都是一个探索的过程,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直播课业务“一课”:用大班授课,小班做服务

“拍个照就能搜到作业题”,这是作业帮起初被中小学生以及大众所认识到的功能。

现在,作业帮还可以根据学生的搜题,为老师们推荐覆盖学生人数最多的知识点、难点,老师可参考授课。

侯建彬解释,从本质上讲,作业帮App不是孩子们抄作业的工具,而是帮助他们解决问题,提升他们的信心和学习兴趣。

根据介绍,当前,作业帮累计激活用户3亿,月活8000万。

侯建彬承诺,“作为工具类产品,作业帮主App将永远免费。”

而作业帮的直播课平台一课,作为工具加内容加服务的形态,是一个付费的产品,而这也也保证“资金实现正循环”。

对于作业帮从学习工具到直播课的背后逻辑,侯建彬指出,“我自己脑海中没有什么工具、生态、平台、课程这些概念。因为作业帮自己的使命让优质的教育触手可及,我们看来从成立到现在每年推出所有的服务都在围绕这个使命做事情。”

  从学习工具到直播课,作业帮推出小学英语产品的背后逻辑_新客网

作业帮一课2.0版本采用三端联动的模式,拥有独立的App、Web版本以及微信小程序。

从班课形式来看,一课大部分采用的大班课。但是,侯建彬却认为,“一课其实是大班的形式,小班的生态”,他指出:“一课采用的是三师模式,其中,主讲老师授课是大班课的形式,但是助教老师、班主任提供的是小班的服务。”

跟作业帮这款学习工具的产品逻辑相似,相对于学生提高了多少分,一课更看重孩子的学习意愿和信心是否提升。基于此,一课提供了包括三师模式、阶段检测、分层教学、互动答疑、离线回放、退费保证在内的六大服务。

其中,三师模式指的是“主讲老师+辅导老师+班主任”三人为一个学生服务; “阶段检测”则是每学期对学生进行2-3次的学习报告反馈,家长随时了解孩子的学情动态,班主任可进行跟踪辅导;“分层教学”指的是学生报名后,一课会对其进行学习能力测试,按测试结果进行科学分班;并且,一课作出了“课程不满意,未上课程随时退款”的承诺。

根据介绍,作业帮一课的教师90%来自重点高校及师范院校,主讲老师校园招聘的录取比例不足3%。而无论是社招还是校招,教师入职以后还需参加严苛有效的上岗培训,录取率小于3%。当前,学生及家长对一课教师的好评率超过95%。

K12这个阶段一定要做督促、鼓励、指导,甚至约束孩子们的学习,这是个必备的过程。除了六大服务之外,在侯建彬看来,做直播课核心的核心就是课程产品和质量,一定要过关,打磨足够好。

课程方面,一课2.0版面向小初高领域推出了儿童思维训练产品和K12系列学科教育产品。

根据侯建彬介绍,目前,一课的续费率80%以上,也就是说,在一课报名了春季学习的学生,在春季学习结束后,还有80%以上的学生进行暑假学习。

未来,作业帮工具侧将继续免费,而一课是公司全部的付费产品,浣熊英语也隶属于一课旗下的产品。

虽然作业帮主App会给作业帮一课导流,但是,侯建彬解释:“这个导流一定不是作业帮一课接下来成长发展的关键和核心,既不是我们的充分条件,也不是我们的必要条件,这个就是一个公司内部两个产品该有的协同。”

教育企业“应该找准自己的定位”

随着在线教育行业的快速发展,很多企业都在寻求赴港IPO,同时,也可以看到,资本也越来越向头部企业集中,创业企业获得融资或许会变得更加困难。

侯建彬团队对资本寒冬看得比较淡,因为“今年是作业帮的第四个年头,刚创业成立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是资本寒冬,我们已经经历过一波了。”

侯建彬表示:“周期是永远存在的,无论怎样都应该专注自己的业务,把业务做扎实,‘岁寒,而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如果一些企业做的很差,哪怕是资本的盛世肯定找不到好的方向。”

从融资历程来看:

2015年9月,作业帮完成数千万美元A轮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君联资本投资;

2016年9月,完成由纪源资本(GGV Capital)和襄禾资本共同领投的6000万美金的B轮融资,红杉与君联等早期投资者跟投;

2017年8月,作业帮完成1.5亿美金C轮融资,本轮融资由H Capital领投,老虎基金跟投,红杉、君联、GGV、襄禾等早期投资者全部跟投。

侯建彬表示暂时没有下一轮融资计划,对于资金的运用,他表示“没有任何压力”。

近三年的时间,作业帮正在成为一个集教、学、测、练、评等学习功能和教学服务于一身的在线学习平台。

然而,不得不提的是,作业帮面临的对手林立,K12辅导机构无论线上还是线下竞争都非常激烈,除此之外,猿辅导、学霸君这些工具起家的公司也都在做直播课业务。

对于当前的形势,侯建彬观察到,“目前来看,发现不论线上还是线下,行业的集中度都在变得越来越高,是因为头部企业的品质、口碑还有资源整合的效应的确变强。”但是,“这样的趋势持续多久,还得交给时间再看,很难下判断。”

对于未来,作业帮在摸索着向前进,侯建彬认为,“教育市场太大了,大到很多公司都可以活的很好,有自己独特的领域,有自己独特的优势。我的观点是不用天天想着什么时候能一家独大,应该找准自己的定位,把自己的产品磨好,找准自己的人群是最合适的方式。”

如果本文对您有帮助请分享给您的好友,也可按Ctrl+D收藏本页面,谢谢!感谢本文来源方:多知网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