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教师攒工资为学生买鞋走红网络

90后教师攒工资为学生买鞋走红网络

12月4日下午,全校62名学生从杨耀翔的手里接过了过冬棉鞋。受访者供图

月薪2300元,用一年时间攒下1.1万元,给全校学生买过冬棉鞋,湖北丹江口市大沟林区90后教师杨耀翔的这一举动在网上引发关注。

1992年出生的杨耀翔是大沟林区山村学校的教师,担任五年级语文老师并兼班主任。10日下午,杨耀翔告诉新京报记者,给学生买棉鞋的想法“很单纯”,自己并不想被别人关注,“大家可以关注事情本身,希望更多的人能来做好事、做善事”。

李世君是学校的校长,说起这名年轻的90后老师,李世君给予了高度评价,“他的这种精神,值得肯定”。

自费1.1万元给学生买鞋

受网友关注前,26岁的杨耀翔是丹江口市大沟林区九年一贯制学校的一名普通教师。

2015年6月,他从汉江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随后在丹江口市区的一所学校代课,去年8月,他主动放弃了离家较近的市区工作,选择来到偏远的林区学校教书,“这里师资力量相对弱,锻炼自己的同时,也想给山区孩子们的教育贡献份力量”。

12月4日下午,全校62名学生从杨耀翔的手里接过了过冬棉鞋。谈及买鞋初衷,杨耀翔告诉新京报记者,看到学生大冬天还穿着破旧的单鞋,脚趾头露在外面,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些孩子基本都是留守儿童,父母外出打工,由爷爷奶奶带着”。

杨耀翔向新京报记者介绍,今年林区学籍的学生原本有698人,条件稍微好一些的家庭都把孩子送到镇上或者城区去上学了,现在只剩下85人,分布在三所学校,“其中我们学校有62人”。

杨耀翔的月薪在2300元左右,给学生们买鞋共花费了1.1万元。为攒下这笔买鞋钱,他说,“用了一年时间”,自己也没有女朋友,平时自己住在学校,花销不多,每半个月回次家,主要开支也是在交通费上。

杨耀翔向新京报记者坦言,自己的家庭条件一般,父母早些年前双双下岗,靠做点小生意维持生活,“我爸妈都很支持我做这件事”。

偷偷测脚码“想给他们惊喜”

大沟林区九年一贯制学校位于大沟山区,到冬天山里气温格外低,教室里又没有取暖设施,特别冷。不仅如此,因为地处偏僻的山区,该校的办学条件也与市区学校存在一定差距。

10日下午,杨耀翔向新京报记者回忆,给学生买鞋的想法“其实从去年就有了”,今年春节回家,通过表哥联系上一家浙江的鞋厂。为给学生惊喜,杨耀翔在课余时间,悄悄统计着学生的鞋码尺寸,并在网上反复浏览、对比鞋的款式与质量。

杨耀翔说,皮面防水、保暖且质量好,这是他在下订单之前跟制鞋厂提的三点基本要求。因为学校位置较偏,快递不能送达,“先邮寄到了市区家里,我爸帮忙签收,后来我特意开车回去拉了一趟”。最后,他订购了70双质量较好的皮棉鞋,加上运费,共花费1.1万元。考虑到可能有学生的鞋子尺码不合适,他专门多买了8双鞋备用。

有同事不解地问杨耀翔,花这么多钱图啥?他说,学生不受冻,才能安心学习。

学校校长李世君10日下午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杨老师平时就非常有爱心,“他的这种精神,值得肯定。”

对话

杨耀翔:“孩子们冬天穿单鞋,我看着心疼”

10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对话杨耀翔,他说当初选择来到偏远的林区任教,就是想把教育资源带给他们,“把他们教好,希望他们能够通过学习改变命运,从大山里面走出去”。谈及自己走红网络,他说,完全没想到,“如果我被关注了,那也希望能带动更多人来做这种好事、善事。”

希望更多人做好事善事

新京报:为什么当初想要给学生买棉鞋?

杨耀翔:山区条件比较差,孩子们大冬天还穿着破旧的单鞋,脚趾头露在外面,我很心疼,看到孩子们冬天穿得也很单薄,就有了这个想法。

新京报:全校现在有多少名学生?他们家庭情况如何?

杨耀翔:我们学校现在有62个,大部分都是留守儿童嘛,爸妈外出打工,由爷爷奶奶带着。今年大沟林区学籍的学生原本有698人,但由于这里地处偏远,交通不便,条件稍微好一些的家庭都把孩子送到镇上或者城区去上学了,现在只剩下85人,分布在三所学校,其中我们学校有62人。

新京报:之前为学生买过鞋吗?

杨耀翔:这是第一次给他们买,但是以前给他们发过旧衣物,我自己通过认识的人收集了一点儿。

新京报:买棉鞋经费来自哪里?

杨耀翔:就是我的工资嘛,有个2300多,就是一点一点攒的,我平时开销也不大,我们这也比较偏,每个月主要开销就是路费,我家是在市区,我在林区上班,平常我在学校住,半个月回去一次看看我爸妈,花销主要是自己开车就加点油儿的钱。

瞒着学生给他们一个惊喜

新京报:鞋子的尺码之前统计过吗?

杨耀翔:我私下统计过他们的鞋码,一个一个统计的,虽然有些麻烦,但是还好学生也不多,就62个。考虑到可能有学生的鞋子尺码不合适,我还专门多买了8双备用。

新京报:这些鞋是从哪里买的?

杨耀翔:今年回家过年的时候,跟亲戚朋友提了一下,刚好有个表哥他是在一个浙江鞋厂里面工作,我就通过他联系上了厂家。后来我在网购平台上反复浏览、比较鞋子的质量、款式等,买了这一批。

新京报:鞋是如何发放到学生手中的?

杨耀翔:上周(12月4日)发的,当时就把大家召集到操场上,根据年级和鞋码,把鞋发给他们的。小孩子的心情嘛,拿到新鞋子就非常高兴,特别单纯,还一个劲儿说谢谢我,就是很感激。

新京报:学生家长知道吗?

杨耀翔:买鞋前我没有通知家长,一个是他们父母也不在身边,都跟着爷爷奶奶或者姥姥姥爷生活,二是我也想给他们一个惊喜,也没有告诉他们,量鞋码的时候他们也嘻嘻哈哈,不知道我是要干啥,挺可爱的一群小孩。

想给偏远山区教育出份力

新京报:你家庭状况怎么样?

杨耀翔:条件一般吧,父母都过半百了,很多年前也双双下岗,平时靠做点小生意,能够维持生计,我的工资他们也不要,不用我补贴家用,都让我自己拿着。

新京报:家人支持你这种行为吗?

杨耀翔:家里面爸爸妈妈都知道,给学生们买鞋前,有跟他们交流、商量过,他们挺支持的,说是做善事,自己吃得饱,有余力就去帮帮孩子。平时我也很少回家,都是住在学校,逢年过节可能给爸妈买点东西,带点儿礼物。

新京报:毕业时为何选择到林区学校教书?

杨耀翔:我2015年毕业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城区的一所小学里面代课,后来我发现到偏远山区任教的话,条件艰苦对自己也是一个锻炼,然后我发现我们大沟林区师资力量也比较薄弱,就是想给山区的教育事业出份力吧。

新京报:在学校里主要担任什么职务?

杨耀翔:我们学校虽然只有62人,但是有六个年级,我教五年级语文也兼任班主任,班上有12人,平时我在学校也负责少先队和思政教学等工作。

新京报:未来你有何打算?

杨耀翔:我觉得当老师挺好的,能带来成就感,我比较喜欢跟孩子们在一起,我觉得能把学生教好就可以了,我希望自己教的学生,他们能够通过学习改变命运,从大山里面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李一凡

本文链接: http://www.xker.com/a/9403.html (转载请保留)

本文来源于网络或投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请核实内容准确性!本站编辑联系方式860362868@qq.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