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开放与9家网贷平台合作 提高现金流才是王道

ofo开放与9家网贷平台合作 提高现金流才是王道

ofo 的商业变现开始大规模瞄准网贷平台。依托自身拥有的庞大用户体量,与万达普惠、小黑鱼信贷、贷上钱、省呗、玖富万卡、小白来花、360借条、点点等多家网贷平台达成合作,在其App的“看看”、“钱包”等栏目中内嵌相关网贷平台的推广服务。

ofo 对于变现的渴求变得越来越强烈。这家昔日的明星企业在2018年屡次被传出负面传闻,虽多次对外否认但似乎于事无补。

自今年4月ofo在内部启动商业化变现,它已经围绕车身广告、App等推出多项变现措施,此前它曾宣称相关收入已经超过亿元。

公开报道中,已有多家供应商对ofo拖欠货款或物流费用提起诉讼,它的办公场所也从昔日占地四层的理想国际大厦搬到互联网金融中心。

借助庞大的App端内流量,ofo密集地推出相关广告业务。一位与其合作的网贷平台人士向记者证实,大约从今年三季度开始,ofo开始推出信贷方面的广告业务。至今,ofo已经至少与9家网贷平台达成了合作。

此前,ofo 曾联合 PPmoney 在其 App 中推出相关“押金理财”的活动,ofo 用户可将 99 元押金升级为 PPmoney 的 100 元特定资产,享受8%的历史年化利率+8% 的新手福利。在事件曝光之后,因为 PPmoney 的 P2P 理财背景引发公众质疑,双方随后紧急暂停了相关合作。

ofo 向记者强调,与上述网贷平台的合作只是正常的市场合作,其中一位网贷平台的内部人士向寻找中国创客表示,ofo 给出的导流费用比市场价低上 10%~20%,“他们可能是急于在现金流上做补充。

导流费用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急于变现?

在 ofo App 中的“看看”和“钱包”栏目中,ofo 至少内嵌了万达普惠、小黑鱼信贷、贷上钱、省呗、玖富万卡、小白来花、360借条、点点等 8 家网贷平台的推广链接,加上此前暂停的与 PPmoney 的合作,ofo 一共合作了至少 9 家网贷平台。

在“看看”的栏目下,ofo利用“ofo 骑行权益免费领”的活动推广 360 借条、省呗及点点等三家网贷平台的服务,用户在相关平台上使用 ofo 注册手机号完成信用认证资料并通过授信后,可获得 ofo 余额、ofo 月卡等相关奖励。

万达普惠、小黑鱼信贷、贷上钱、玖富万卡、小白来花(包括在看看栏目中的“省呗”)则内嵌在“钱包”中的“我要借钱”板块,用户点击相应图标后可直接跳转到相关平台的注册页面。

上述网贷平台中的一位内部人士向寻找中国创客表示,大概在两三个月前,ofo 在其 App 内推出了相关信贷方向的广告服务。“像ofo 这么大的流量入口,一般只要它在行业里放出风声,我们就都会想要试一试,也没有太大损失”。

他强调,与ofo的合作单纯是广告方面的商业合作。之前,他们也曾在 QQ 运动、陌陌、抖音等平台上投放广告,“投放平台都比较杂,并没有特定的行业。”

据其介绍,每成功导流一名贷款用户,他们需要向ofo支付一定的导流费用。不过,相较于信贷市场上平均一名用户的 200 元~500 元的导流成本,ofo 给出的报价要低上 10%~20% 左右。

他分析,可能是最近ofo的财务状况不太理想,所以着急想要补充现金流。在与PPmoney 的合作曝光之后,ofo 对外表示,与 PPmoney 的合作是一次对共享单车用户免押金骑行方式的全新尝试和探索。

据界面新闻报道称,ofo 与 PP money 的“押金理财”相关活动中,当用户同意授权把押金转换成PPmoney投资后,PPmoney 需向 ofo 支付一百元一人的导流费,还包括利率。(ofo 在声明中否认了该说法。)

上述人士对寻找中国创客称,市场上平均一个投资用户的获客成本在七八百元左右,ofo 给出的报价在行业中“算很低的”。

但即便如此,ofo 的导流效果依然不太理想。该人士称,根据他们观察,ofo 的月活和日活并没有它宣称的那么多。此外,在一款骑行 App 中加入贷款广告的逻辑似乎也不太成立,“你给人家导流个防雾霾口罩可能还行,但推荐贷款,转化率并不是很高。”

此前合作平台 PPmoney 被曝“人去楼空”

一些流量平台与网贷平台合作进行导流在业内并不新鲜。此前,小米曾在其系统内置的多款 App 中推广 P2P 类理财项目,但之后随着 P2P 行业多家平台集中“爆雷”,小米推荐的多家平台也同样出现了问题。

之后小米对外回应称,向小米投诉相关 P2P 平台风险的用户数量累计达 429 人,涉及金额约4000 万元。小米已第一时间下线了所有 P2P 推广广告,也在尽全力帮助用户向涉事平台追索维权。

ofo一位员工向记者表示,与 ofo 进行合作的平台均为网贷平台,客观上并不存在类似于小米曝出的 P2P 跑路风险。截至发稿,ofo 尚未对记者回应合作伙伴的挑选标准。

此前与 ofo 合作的理财平台 PPmoney 在近日被曝出拖欠员工多月奖金及未发提成200余万元,且旗下八个事业部均已解散,相关员工已申请劳动仲裁。

PPmoney 对外发表声明,否认相关消息,称“相关传言并不属实,当前 PPmoney 万惠集团生产经营秩序一切正常”,对于相关自媒体的恶意造谣、传谣行为,PPmoney已经通过法务部采取措施积极维权。

上述与 ofo 合作的网贷平台人士向记者透露,ofo 挑选合作伙伴还是比较谨慎,多是选择一些市场上头部的品牌进行合作。

跪着活下去的 ofo

过去半年,ofo 在商业化变现上进行了多次尝试,并不断向市场放出利好消息。4月,ofo 内部成立 B2B 部门,推出车身广告、App 端内广告及企业绿卡等多种变现手段。6月,ofo对外宣布相关业务的总营收已超过1亿元,同时 ofo 在国内 100 余座城市也已实现盈利。

8月,ofo 在 App 内上线短视频广告业务,称之为“视听风暴”,上线两周后宣布订单量大涨400%。据新浪科技曝光的报价显示,ofo“视听风暴”全国独播的刊例报价为175万/天,折扣价为75万,宣称曝光量1500万;合作方式有三种:全国投放、定向区域投放、三分之一轮播。

此外,最近接了三无“蜂蜜”广告的 ofo小黄车公众号的软文报价也被曝出,最低报价 48 万一条。相关报道中称,ofo 的合作方案提到目前该公众号的粉丝数为 2500 万,可带来百万阅读量,借助 ofo 的新闻话题还可以迅速抢占媒体头条。

但与此同时,ofo 的各项业务却开始急剧收缩。今年开始,ofo 被曝已经接连退出日本、韩国、印度、美国、德国、澳大利亚等多个海外市场,国内郑州、西安等城市则被曝办公地点已“人去楼空”。北京总部更是从占地 4 层的理想国际大厦搬迁至原海外部门的办公地——互联网金融中心。

ofo 的多家供应商也走向了讨债之路。

8月,上海凤凰发布公告称,2017 年凤凰自行车与东峡大通(ofo 小黄车)签订了《自行车采购框架协议》后,签订多份采购合同,截至起诉之日,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6815.11万元。上海凤凰已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 ofo 偿还货款及违约金。

9月,又有媒体曝出 ofo 拖欠云鸟、德邦等物流供应商数亿元欠款。德邦物流、百世物流等多家物流供应商已将 ofo 告上法庭。

11 月 14 日,ofo 创始人戴威在公司员工大会上表示,由于供应商债转股,目前公司资金情况正在好转,但依然很困难。

11 月 28 日,戴威发布公司内部信,对公司的组织架构进行精简整合,合并多个部门组建新的战略财务与法务中心、研发与大数据中心及产品与增长中心等。

“属于我们的战斗还在继续”,戴威在内部信中说,“……哪怕是跪着也要活下去,只要活着,我们就有希望!”

新京报记者 薛星星 编辑 苏琦 协作编辑 赵泽 校对 李立军

本文链接: http://www.xker.com/a/8544.html (转载请保留)

版权归作者所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所有事宜请联系860362868@qq.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