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红衣大炮”周鸿祎在做什么?

在中国互联网行业,要论起敢想敢说,「红衣大炮」周鸿祎绝对算得上一号。但近几年,周鸿祎却异常「安静」,与他一贯的人设相差万里。

在一部分媒体报道里,周鸿祎的「安静」被解读为廉颇老矣:他早已被证明是一位成功的创业者,最锋芒毕露的那几年,360 四处树敌,是一家充斥着雄性激素的公司。不过,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冲向智能手机、移动直播、智能硬件等「风口」时,周就像成吉思汗离开了马背,曾经「单点突破」的战法没再带来奇效。

周鸿祎自己坦言,「过去两年的互联网有些无趣」。进入「江湖」20 多年,他擅长进攻、渴望征服。但如今的游戏规则变了,巨头们合纵联合,闷声生财,创业阶层固化。自传里自称颠覆者的周鸿祎曾多次和既有规则站在对立面,到最近两年,向来高调的他也「安静」了许多。

但「安静」并不代表着,周鸿祎和 360 遇到了多大的麻烦:4 月 15 日发布的 2018 年报显示,公司营收达到 131.29 亿元,净利润 35.35 亿元。其中互联网广告收入还在稳步增长——这依然是一家正在增长、相当赚钱的公司。

「安静」也不代表着周鸿祎迷失了方向、甘心离开「牌桌」:最近两年,360 的确在收缩战线,让公司更专注投入在「大安全」这一立身之本。周鸿祎正在为 360 谋一个「大未来」。最近与齐安信完成切割,目的也是为了让 360 没有拘束的拓展企业安全业务。

表面上看,360 和周鸿祎在远离媒体的聚光灯,但他的血槽仍然保持着满格状态,对 360 的未来仍然信心十足:他「不忿」现在的安全行业现状和价值观,认为「安全大脑这件事,全世界只有 Google 和 360 能做。」

周鸿祎正在进入一个格局、文化和边界都截然不同的世界。这是「成吉思汗」继续开疆拓土,带领 360 大踏步进入历史洪流的机会。但前提是,即将 50 岁的周鸿祎必须重振公司士气,抛弃曾经的恩怨包袱,一些不合时宜的处事方式和路径依赖,并且更有耐心地走向他规划中的那个未来。

舍我其谁

2018 年 360 回到 A 股上市后,市值经历过 4500 亿高点后,股价一路回落,市值缩水了 3000 亿。

A 股市场风向难控。周鸿祎说,自己不会过分关注 360 股价了,否则会得「心脏病」。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他表示:「如果说最低点代表我(360)的价值我不相信,最高点难道代表我们真实的市值,我也不相信。」

不过,在客观和主观多方作用下,360 的确在做出一系列调整,以求更加聚焦。在剥离了直播业务花椒直播的股份,售卖给六间房后,360 也退出了资讯平台「北京时间」。4 月,360 以 37.31 亿元出售所持奇安信全部 22.5856% 股份,并且收回 360 品牌、商标、商号等授权。

最近一次公开露面,周鸿祎着重澄清了 360 和奇安信「分家」始末:其实拆分从四年前奇安信创立时就开始酝酿,这是为了「帮老战友一把」,为奇安信的上市扫除障碍。另一方面,360 也是在为自己「扫除障碍」:按国内规则,360 集团投资奇安信,如果自己也做企业安全业务,则存在同业竞争和利益输送的嫌疑,这对双方都不利。收回品牌后,360 不会再面临「一个项目有两个 360 来竞标的尴尬事。」

最近两年,聚焦安全业务的周鸿祎淡出公众视野。当他再出现时,言语中少了剑拔弩张。但这并不代表「颠覆者」已经「转性」,甘于臣服现实。

周对国内网络安全行业现状不买账。根据公开数据显示:国内外网络安全领域的投资整体处于增长态势,2017 年开始,国内众多企业获得资本千万级投资,少数企业甚至获得亿级投资。但周鸿祎一针见血的指出,目前行业大部分公司在打同质战争,打价格战争抢销售份额,缺乏创新,至于产品是否真的能拦住实打实的网络攻击,还很难说。

目前这是一个暗潮涌动的世界,但物联网、5G 蓄势待发,网络安全问题很容易辐射到现实世界,安全的范围、威胁和市场会指数级增长。在中国,这份市场没有被完全打开,我国政府对于网络安全的相关开支仍处于较低水平。一份行业报告显示,美国政府 2017 年的 IT 安全开支预算为 190 亿美元,占 IT 开支超过 20%。参考 CCID 的政府 IT 开支规模以及我国网络安全市场中政府相关类行业的占比,估算出我国政府的 IT 安全开支占比不超过 5%。

沉浸两年多,周鸿祎领悟到,中国网络安全问题到达了迫切需要解决的拐点:「到今天,大家大家忙着卖数据,卖盒子,卖了这么多产品,中国网络安全问题解决了吗?没有解决。习总书记在网信工作会议上讲话就是,中央的期望,到底我们的网络谁进来了我们能不能知道,谁干了什么我们能不能知道,现在的网络安全公司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他判断,网络安全是服务业,而不是「比赛卖盒子」,360 不想直接下场参与竞争,因为周鸿祎自信 360 的技术与数据积累能让他们有自信做更「高大上」的事。最近一两年,周和团队把许多精力投入在政企市场的「实战演练」中。

尽管目前从财报来看,360 现在还不是一家靠安全业务赚钱的公司。但 360 的大安全策略意图在更高维度布局:基于目前网络安全数据方面的核心能力和优势,持续在政企网络安全方面做投入,同时辅助以投资和生态方式,最终实现网络安全大脑、城市安全大脑和家庭安全大脑三个方面的核心布局。至于公司目前利润增长,则依赖于互联网业务继续探索,反哺安全布局。同时,IoT 业务也有望在收入方面见到成效,但不是靠硬件赚钱,更重要是把用户通过智能硬件连接起来。

短期来看,安全市场「油水」不多。360 必须熬过一段安静的投入期,才能在财报上看到回报。这对周鸿祎的考验则是,这次他能否坚定的将战略落实到底,终结几年前在许多业务上急躁、摇摆的状态?

但周鸿祎不这么认为,他将「急躁、摇摆」的评价称作外界对自己最大的「误解」,周自我评价「挺有耐心」,只是「性格比较急躁」。「比如儿童手表,我们已经做了 5 年……但如果交给你(员工)做一个事情,会比较急,期望能把事情很快做出阶段性成果。」

他相信自己找回了主舞台。在公司内部信里,周鸿祎不无霸气地称,在大安全市场,「舍我其谁、非我莫属」。

周鸿祎甘于坐冷板凳吗?

在内部信里,周鸿祎还提到,「做安全就要有坐冷板凳的精神」。

这几年,周鸿祎的确不着急「掺和」热闹了。2017 年,周鸿祎在一篇文章《致想念我的人民》里称,自己「没有建立什么帝国的心」,依然保有一颗创业者的心态。他不会什么都插一脚,有些方向也不看好。

至少在对外表达中,曾经与 BAT 激烈抗衡的的周鸿祎就「掉队」问题实现了自我和解,并且以 20 多年「过来人」的身份称:「互联网创业者,作为一个「马拉松选手」在其中,不应该只看到现在这几场比赛,就觉得格局已定,阶层已经固化。的确会有些选手有优势,但格局总是会被打破的,一定会不断出现新人打破原有的平衡与局面。」

关注点聚焦在内部后,周鸿祎最近在公司层面提出「二次创业」,鼓励员工重新激发创业精神。这是个庞大的系统问题,题眼的关键依然在这位领导者身上。

作为创业者,周足够勤奋,带领 360 十几年来一直迅猛成长;但作为一家大公司的管理者时,他的勤奋、事无巨细、和时不时出现的极端会带来反作用力。他曾经一周工作七天,每天工作 10 个小时,但当有四个智能产品都要他来拍板定型时,周鸿祎同样 hold 不住,思考上的深度和广度都在急剧地下降。在他的自传《颠覆者》上,俞洪敏给他的书中序里足以体现这种复杂性:「一个自我驱动型的人,一个脾气急躁且难以捉摸的人,一个孤独的人」。

这种局限性带来的后果很明显。前员工层面的感受是,公司明显对一些有潜力的项目,重视不够。而对一些明显不行的短期项目,又太过看好看重。周鸿祎承认曾经吃亏、错失机会,但他并没有怀疑自己的判断力,真正的问题在于「一直没有找到很合适的二号位能帮助我把战略很好地分解」。

业务繁多,寻找「二号位」并不容易。周鸿祎在探索新的思路:「把公司的业务分置处理,在每个地方去培养它独立的一号位团队,培养独立的二号位团队。从这个角度,我们对二号位的要求就降低了。」在探索安全方面的投资和生态构建时,周鸿祎也打算用这种模式。

暂时不确定他能不能通过这种方式找到最优解。周鸿祎马上要迎来 50 岁,他在有意识地转变过去四处放炮、挑战同行的「战斗者」形象,对外界释放善意。最近一次公开采访时,他甚至提出做安全生态,要向「老对手」雷军学习,借鉴小米生态链模式中的闪光点。

还有一部分「骄傲」是周鸿祎不愿意放下的。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周鸿祎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犀利地指出:「企业家不是生意人」。他不无感怀地谈起了「企业家精神」:「在再好的时代,也有人破产,在最难的时代,也有人赚钱,完全取决于企业家的精神与能不能创新。」

本文链接: http://www.xker.com/a/20325.html (转载请保留)

版权归作者所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所有事宜请联系860362868@qq.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