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黑鸭澄清做空具体情况?周黑鸭回应第二篇做空报告,还原事发经过详情始末

周黑鸭发澄清公告回应Emerson Analytics第二篇做空报告称,机构所作指控报告混杂不实错误、蓄意误导及没有根据的揣测;报告旨在操纵股份价格并损害公司声誉。报告中的指控乃由于对POS系统如何运作、销售人员如何开展日常工作有严重误解所致。公司将不会容忍基于一己私利而对公司作出的恶意中伤,败坏公司的名声及业务前景。公司将全权保留其所有权利,在适当或有需要的情况下以法律途径来维护自身权益。

周黑鸭澄清做空具体情况?周黑鸭回应第二篇做空报告,还原事发经过详情始末

停牌一天、8页公告,周黑鸭的回应来了。

3月6日早间,在港上市公司周黑鸭(HK.01458)发布澄清公告,从四部分否认并驳斥做空机构爱默生(Emerson Analytics)报告中的相关指控,称该公司未将任何已取消订单入账作为销售,做空机构的报告混杂不实错误,蓄意误导以及没有根据的揣测,对其夸大销售量、夸大客单价的揣测无事实依据。

周黑鸭认为,上述举动在操控股份价格并损害公司声誉,并提醒,做空报告作者可能拥有公司淡仓并因此在股份价格下跌时可实现巨额收益。同时,该公司股票于今日9时起复牌。

观察者网注意到,周黑鸭今早公告长达8页,对爱默生此前质疑内容详细列出并进行驳斥。而在昨天,周黑鸭宣布在港停牌后,花旗银行当天发布研究报告称给予周黑鸭“沽售”评级,并将目标价下降至3.5元。

而在今天复牌后,周黑鸭股价低开高走,截至发稿,股价上涨2.98%。

“未将已取消订单入账”

针对爱默生报告中质疑周黑鸭将已取消订单入账作为销售的行为,公告称,并未将任何已取消订单入账作为销售,做空报告完全误解了销售小票单号的运作方式。

就已暂停订单而言,订单取消不意味着交易取消。做空报告的作者所聘调查人员据称观测到的取消订单实为提高营运效率及提升客户服务的操作。

具体而言,本集团根据其企业资源规划(「ERP」)系统所示记录录得销售,而该系统乃源自销售点零售管理系统(「POS系统」)。尽管本集团的POS系统会记录透过特定机器处理的全部销售订单,包括所有已取消及挂单订单,但只有已付款订单将上传至ERP系统并入账列作销售。此外,本集团亦每日进行销售记录及现金收入的对账,以确保其销售记录的准确性。

此外,周黑鸭还就挂单订单作出解释,指出“让客户可购买更多商品”。

为加快客户服务速度及提升营运效率,本集团的销售点系统允许销售人员在未取消已暂停订单的情况下开立新的销售订单,本集团部分销售人员利用此项设计于非高峰时段批量完成于高峰时段产生的暂停订单的取消程序。

“未将已取消订单入账作为销售取消销售订单在中国零售行业并非罕见情况……对本集团通过故意取消销售订单夸大销量的指控乃无稽之谈。”公告说。

“过高估计、日均客单数无事实依据”

而对爱默生有关“周黑鸭华中地区门店2018年上半年日均客单数实际为125、较财报测算得出的174夸大38.7%等销售数据”的指控,周黑鸭回应:乃基于对日均客单数的过高估计、对日均客单数并无事实依据之揣测及就不同期间进行具有误导性的对比而得出。

其中,对于过高估计,周黑鸭称,华中地区的客单价较全国平均水平高出约人民币10元。根据实际客单价,其华中地区日均客单数约为150,较爱默生报告中计算的日均客单数低约14%。

另外,爱默生有关日均客单数虚增28%是基于两种假设情况下的结论:一个或多个特定日期最后一小时销售小票、以及一个或多个特定日期在超过500家店铺中的11家店铺进行的实地调查。

周黑鸭还认为,做空报告的调查样本规模不足。

假设报告作者确实派遣调查人员到访本集团在华中地区超过500家店铺的每一家以收集截至二零一八年九月三十日止三个月的92个营业日中的一个特定日期的销售小票,则样本规模仅为约1.1%,这绝是一个非显着的样本规模,除非店铺(若非全部,亦须为多数)的日均客单数波动不大。为达成其目的,该报告错误假设日均客单数波动不大。然而,单家店铺最高与最低日均客单数的差额可高达10倍。

指控完全属“无稽之谈”

针对做空报告还指称,周黑鸭去年上半年的客单价夸大6.8%。周黑鸭回应,这是“基于在统计学上不具意义的样本规模得出,忽视特定店铺的每日客单价波动及不同店铺之间的客单价差额”。

样本规模在统计学上不具意义该报告作者将本集团在华中地区的店铺划分为三个类别,在特定营业日于每个类别中选择两家店铺进行六个小时的监控。从本集团在华中地区超过500家店铺中抽样合共六家店铺(占样本规模的约1.2%),不具统计意义。除非能够证明单个店铺(若非全部,亦须为多数)的每日客单价并无重大波动及不同店铺的客单价并无重大差异,由于样本规模小,统计数据不重大且不具代表性,故抽样存在严重缺陷。 此外,就讨论而言,假设该报告作者确实于截至二零一八年九月三十日止三个月期间的92个营业日(每日按12小时计)中的指定一日派遣调查人员进行六小时监控,这样低于1%的样本规模仍不能被合理认为属于具统计意义的样本规模。

最后,针对爱默生有关周黑鸭夸大收入、捏造财务资料的结论,周黑鸭认为,对虚假过往财务资料的指控完全属无稽之谈及缺乏根据。,已刊发的年报和半年报无任何迹象表明收益及溢利与现金及债务状况存在不匹配的情况。

目标价遭花旗下调

总部位于湖北武汉的周黑鸭,其位于华中地区的门店有520家,占比43.4%。此次做空机构爱默生正是从周黑鸭位于华中地区的门店入手。

爱默生指出周黑鸭日平均客单量、客单均价等销售数据均有所夸大,并分析称周黑鸭2018年的净利润仅2.55亿元,比此前预测的数据还要低52.2%。

继爱默生发布做空报告之后,3月5日,花旗银行发布研究报告,将周黑鸭2018年至2020年盈利预测下调约18%,以反映去年业绩差过预期的因素。该行给予周黑鸭“沽售”评级,目标价由4.3元降至3.5元。

花旗银行表示,也关注到爱默生的做空报告。其认为,真正值得关注的是周黑鸭的盈利能见度。虽然采取数项措施恢复店铺人流量,但周黑鸭无法收窄2018年下半年盈利跌幅,令该行对管理层执行能力及经营去杠杆化的持续性忧虑加大。

根据周黑鸭2018年中期报告,去年上半年总销量较前年同期减少了1226吨。

“以一根鸭脖重量约200克计算,去年上半年周黑鸭大约少卖了600万根鸭脖!”《每日经济新闻》写道。

本文链接: http://www.xker.com/a/17225.html (转载请保留)

版权归作者所有,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所有事宜请联系860362868@qq.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